喬布斯 與其它

喬布斯的死訊成為全世界的頭條和所有人的話題。今年七月時像心有靈犀,感到他大限將至,讀起關於他的演講辭的書來,更將史丹福那關於做人哲學和死亡(禪)的演講辭放在這博客裡http://www.winifredlai.com/?p=2872;個多月後,他辭任蘋果總裁,朋友來電郵說 “ Steve Jobs decided to leave apple – huge news for many people. Saw this post on FB just now and thought of what we talked about over the phone that Sunday afternoon. Steve Jobs: ‘If today were the last day of my life, would I want to do what I am about to do today. Whenever the answer is no for too many days in a row, I know I need to change something’.

The message for us: if a decision needs to be made, have courage, believe in yourself, and do it.”

我回答: “He’s a Pisces, more like Einstein kind of scientist genius. Yet I think his ego blinds him in a way that he lost balance between work & well being. He’s brilliant & bad tempered, kind of reminds me of my old self too. Yet he is still wise enough to maintain harmony at home, I hope God bless him to send him better health and less physical torture. Yet he’s so rich, the endowment is tipped.”

今時今日,我已不是蘋果迷。迷上蘋果是大學時候,畢業論文是用Macintosh做的,工作上無實際需要也會買一部Macintosh放在家裡欣賞,甚至用不同的燈光替它造像,研究它的設計美學,因此而崇拜起Steve Jobs,更學他穿牛仔褲和New Balance 555的灰色麂皮波鞋,男朋友也一樣,兩人共穿爛了廿對左右的New Balance 灰色麂皮波鞋。

我的蘋果燒在喬布斯返回蘋果後就退了,因為個人大病一場,進入「不迷狀態」,從前迷戀的麥當娜、Steve Jobs和很多很多其他因魅力、才華而叫我傾倒的人,在我眼中也只不過是人,這也許是經歷死亡邊緣之後的最大體會,很多事變得清晰。之後蘋果屢創高峰,是好事,但對於我來說只是潮流消費品,並沒有盲追,因為我並沒有那些需要;有需要時候會買,但不瞎捧。

steve-jobs

關於喬布斯的死,有傳媒說跟戴安娜的死一樣震撼。上月在清邁靈修,導師說幾乎每個(英國)人都記得自己在收到戴安娜死訊時在那裡或在幹甚麼,因為她的感染力及死亡的震撼,強得令人的心門都打開了,每個人將自己私人的鬱結投射在一個公共的釋放上,名正言順的大哭一場,是healing 的開始。喬布斯嚴格來說不是愛的化身,而且死訊不算突然,所以眼淚鼻涕少得多,眾人的焦點還是放在他改變世界的貢獻上。

作為一個還活著的人,他的一生對我還是有很多的啟發,先不說那「人活著要創新」,因為大家都知道和明白,我想說一些其他事。他人肯定聰明,被親生父母遺棄,那傷口應該很深也很大,也見證於他後來的感情生活模式上,傾向不負責任和難以面對責任的痛苦。據說他也參禪問佛,但我覺得他可能只願停在一個哲學層面上,也就是說在腦筋層面上,他明白禪和佛,於是將之放在產品設計、推廣和溝通上,但這些理論似乎未有深化成為一種體悟。禪是一門很實際的世界觀,是關於事物的二元本質,有生就必有死,有光就必有暗,這個他很明白。這種領悟令他在產品開發上戰無不勝,節節領先,因為他明白虛與實、正與反、軟與硬的物質世界精粹。

但在另一層次他的ego很大,我不知道禪和佛替他修這個ego修了多少,修是一定有的,但ego是腦筋產物,非常聰明(有德是聰明,無德是狡猾),如果它要控制你,能目迷五色,甚至帶領你不斷的成功,令你相信這就是你所需要的,這就是你要追求的,而不是去追求對你自身最佳利益的事情。有這些感覺是因為我在死亡邊緣徘徊過兩次,患癌的痛苦不足為外人道,如何活出人生,理論和哲語有很多,但實踐起來,你只能聆聽自己的inner voice。報導說喬布斯對員工經常發脾氣,甚至粗口爛舌…不是要斷定他是好人還是壞人,而是一個人的精神經常處於這種狀態,是失衡的,但ego 會教你看不到,教你偏執,只聽到掌聲….我慶幸我有healing的機會,救我的人除了醫我的病,也教了我做人的智慧。

還記得十年多年前常說這人很叻那人很叻,師父都不以為然,反而會問我「能者怎樣?」「能者多勞」「多勞怎樣?」「多勞多得?」他頓一頓笑,「但多勞也早死,有沒有聽過英年早逝?當你一下將個人潛能和身體耗得那麼盡,也就只能活得那麼多。」「但如果活著甚麼也不做,也只不過是浪費人生!」他笑,沒有再答我。然後這十多年來我參透出,假若禪和道,甚至佛所說的物質世界一切都是虛幻,包括征服全世界、改變人類生活…都是虛幻的話,那麼最重要的是甚麼?有人認為是愛,我認為是「自愛地活出你的可能性」,本來我想說「平衡地」,但只要你有真正的self love,包容自己的所有部分,你自然就會平衡;而被父母遺棄的人要建立健康自愛,殊不容易。

師父曾說:「你都叻!但你卻將身體勞損至五癆七傷,到了一個地步,幾叻也沒有用,因為你甚麼也幹不了。」開始時我以為只是希望我重視健康,重視健康固然重要,尤其曾經失去過,所有有智慧的人都會告訴你,沒有健康甚麼也沒有。但除了這麼簡單的道理之外,更深層次的是,豐盛人生不只是一樣或兩樣成就,而是很多樣,或更確切的說法是無限,如果活出無限,要夠長命夠氣力,那是一個很實際的問題,任你的靈魂再精巧,智商再高,沒有這個軀殼,甚麼也做不了,而這個軀殼失平衡,你就會經歷痛苦,身體的痛、心的痛,各式各樣的不自在,這是任何一種外在或物質成功都抵償不了的。

這一刻你問大部分人,他們都會覺得喬布斯早已經過了Bill Gates蓋茨。十年前當Bill Gates是全世界最有錢的人,他也有很多擁躉。到了今日,喬布斯的魅力和成就更大,信徒也更多,但我覺得喬布斯的ego和執著比Bill Gates大,也可以說成功比他多,但痛苦也比他多。我覺得Bill Gates在人生的某一點開了悟,有智慧地處理自己的財富與人生,別人說甚麼不重要,崇不崇拜他也始乎不再重要,他沒有教主的超凡地位,但似乎甚悠然自得,他能調用財富,那是在他掌握之中的能量,而不是被成就壓到身心俱疲,或追夢而忘記愛自己。這裡不是褒或貶,兩個人都咁叻,我也會想如果讓你選擇,你會怎樣選?成為全世界愛瘋了的魅力領袖,但身體痛得死去活來,每一天都跟身體的虛弱掙扎,(也就是跟自己搏鬥的延續,潛意識跟自己過不去);還是成就不是頂尖知名度和財富,能夠做自己愛做的事,不覺生活有甚麼虧欠或遺憾?Happiness is not how much you have but how little you need,世上沒有完美――這是我花了很短時間就明白,但卻要很長時間才能在身心全面接受的一個事實。腦筋參悟人生道理,聰明的人一點即明,ego 也能玩spiritual的遊戲,而且玩得比你叻,但如何將你明白的東西放在日常生活裡去,拿走ego的聲音,那大概是一輩子時間的訓練,所以有人說:「戰勝敵人需要一天,戰勝自己需要一輩子。」其實ego 不是我,它只是一個腦筋作用,我沒有戰勝任何人、包括自己的需要,因為作戰也是一種ego的遊戲,繼續玩就繼續辛苦,只有接受和包容(一切,包括自己)才能令ego無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