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阿凡達》& predictions from beyond)

2009的最佳早在2010年來到之前已寫好,不過上載還是很花時間。終於送走了09年,2010一開始已經氣勢不凡,從占星學的角度,Saturn和Jupiter每20年就會結合一次,換言之每10年就會形成180度的位置,也就是一個對立的位置,廣義來說,每一個10年都是上一個10年的相反,如果你看看20世紀戰後的5個世代,你會看到50年代的拘束引發60年代的搖滾,70年代嬉皮講理想,80年代工作狂講物質,90年代是往回看:懷舊、retro、無力,千禧之後的10年是向前看,進取的、講究形象的、泡沫化的,2010之後我們應該進入另一個新時代,那味道、方向、狀態如何?只能猜測,沒有人能說得準,但像《阿凡達》的電影基本上替整個未來10年定了一個調子,(也就是各方人馬替2012嘗試下定義),流行文化一直以來都是打開人類的Consciousness(意識)的重要橋頭堡,電腦、外星人、各種科技、各種災難,一切匪夷所思的事情,甚至黑人美國總統,往往都先在電影中出現,所以有一派的極端分子說,荷里活(Hollywood)本身是「聖林」(Holywood),由外星人控制。


《阿凡達》電影迅速被反高鐵的八十後活學活用,盡情代入保衛家園的情節中,其實電影還有幾樣很重要的意識,終於帶入大眾文化:

1.我們就是consciousness,也就是說,我們不應100%死硬地認同這個身體,我們是consciousness,可以由一個肉身轉去另一個阿凡達身,甚至其他物質的載體,如果我們明白了肉身/物質是載體,那麼就自然明白大自然所有花草樹木鳥獸都有它本身的生命與神聖,不容侵犯,而我們亦不是每天鏡子裡面看到的不斷年長的、或腐朽的軀殼,我們要愛護身體,但我們不是身體,多兩磅肉不會令你成為一個更好或更壞的人。

2.潘多拉星族人跟異獸的結合,一切是bonding,那條尾的連接當然是象徵,也在我們的意識中開了一道門,就是我們可跟萬事萬物連接,用的是心和能量,是內在的power,不是肉眼所見的東西。

3.電影最刺激我的就是人類做的東西放在大自然的環境中是那麼的醜陋,富侵略性、奇形怪狀的、毫無靈性之美。另外就是飾演博士年屆60之齡的SigourneyWeaver,靚到飛起,沒有整型的她50歲時穿Helmet Lang已經好靚,她比占士金馬倫還要大5年,但後者老態畢呈,不過,都不重要。

avatar

avatar

sigourney-weaver

sigourney-weaver

james-cameron-sam-worthington

james-cameron-sam-worthington

新年前後我看了兩部震動人心的作品,一是《Avatar》,二是《Mad Men》共三個電視系列,各有情懷,但在看《阿凡達》之前特地重看占士金馬倫的舊作《鐵達尼號》,這套電影一直不敢重看,因為當年在戲院看,哭得眼睛腫了一整天,想不到拿出來重看又是哭腫了眼,我看占士金馬倫的6th Ray(devotion, idealistic & inner strength)是蠻厲害的,《阿凡達》也是他跟拍檔Jon Landau的合作,《鐵達尼號》是均關於犧牲精神,生命比全球最大的鑽石更可貴,人類的negative ego所造成的災難及活在當下。人類的negative ego所造成的災難繼續成為《阿凡達》的主題。

新年來到,將前往南美洲大自然和波利維亞天空之鏡,領隊請我們看看這個YouTube影片來準備旅程——要搭飛機的旅程和人生的旅程,或往2012的過程——“everyone is born twice”,我完全可以見證,我正在重生的最後階段;即使你不是像我那樣將深入大自然叢林,但作為新的一年或一個新的世代開始,也好準備洗滌自己的心靈,進入另一個更高更純正的狀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