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mut Lang 6000藝術

近年閱讀時裝新聞,就像閱讀公司報告那樣,業績升多少、誰加盟、誰被炒、誰跟合作、誰又跳槽、或請了誰當代言人,或Gaga又穿了甚麼,漸漸變得麻木,突然這新聞像一根針刺下來:Helmut Lang將他6000件Archive設計用重型碎輾機毀滅,成為他在East Hamptons的最新展覽的材料。

震撼是甚麼?
1.Helmut Lang――我曾經最喜歡的設計師――我買得最多的時裝――很久沒有蒲頭――2005年正式退出時裝界,在美國長島半隱居地從事藝術創作。

2.更大的震撼是他將自己創作的心血銷毀掉,不是自我仇恨,而是一種思想的轉化。09至10年Helmut Lang已陸陸續續將他在紐約studio的archive送給各大設計、時裝、收藏庫/收藏家,然後studio失火,雖沒有毀掉餘下的archive,但當設計師返回studio點算損失和在清理時靈機一觸,與其讓隨機的火災毀掉自己的作品,不如自己親手將它毀掉。

我十分明白這種打倒昨日的我的需要,甚至更高的將昨日的我(nurture)滋養今日的我,記者問Helmut:「你是否要毀滅自己,或毀滅過去?」「是刪除這些物料或衣服過去所代表的意義,而不是我的過去,因為我的過去是今日的我的基因。」「那麼是反時裝的商業化嗎?」「不是。」

Helmut Lang

Helmut Lang

The Fireplace in Long Island

The Fireplace in Long Island

Sculpture in Fireplace

Sculpture in Fireplace

MAKE IT HARD by Helmut Lang

MAKE IT HARD by Helmut Lang

recycled pillars from 6000 pcs archived Helmut Lang design

recycled pillars from 6000 pcs archived Helmut Lang design


past lives in new form

past lives in new form

helmutlang_art04
展覽不是紐約那些很posh的大都會或時裝博物館,而是在長島這個像農莊穀倉的The Fireplace Project,我很了解這種心情,正如林青霞說她56歲轉做作家,60歲要當藝術家;Angelina Jolie喜歡當母親,學習當導演,因為「不想一世人只做一件事,淡出幕前演出,就可以有時間去幹別的未嘗試過的事。」進化的人都是這樣想的。我的想法一直也是這樣,但Helmut此舉卻令我想:我有勇氣一手毀掉自己的手稿嗎?其實我是一個很環保的人,大部分的手稿都在循環再用下毀掉了,只剩下少量的,就是將它翻轉,把剪報貼在背面,這是唯一還留到現在的。

親手毀滅/打倒昨日的自己並不容易,需要勇氣、胸襟和一種信念,相信明天會更好,相信明天的自己會更好。

時裝世界已進入了另一個階段,Helmut Lang時代有很多很inspiring,像藝術家那樣挑戰很多既有思想的時裝設計師,設計時裝就是他們的挑戰(自己的)手法,但如今的設計師是從商業或純粹貪得意扮靚的角度出發,所以作品大多平庸、至多霎眼嬌,而不能作出一種整體提升或思想衝擊的作用,導致我這幾年很多衣服穿一兩次就要送人或打算賣掉,這些衣服不是沒有靈魂,只是跟我的靈魂層次有距離,純粹是工作所需,一種公事公辦,辦完就再見,從前可以跟衣服談戀愛或帶著虔誠心態去看去穿去收藏已成為絕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