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eauty Gallery

如果你有看我《時裝時刻》一書,大概依稀記得太古(Swire)在我畢業的年代(上世紀90年代),還是一個叫香港大學畢業生趨之若鶩的地方,不單因為最有型或能幹的師姐都被它招攬,也因為太古做事有它自己的風格。因為怕企業生涯的沉悶,亦買不起它當年的星域軒,於是我跟太古最接近的關係大概就是到Pacific Place太古廣場看戲吃飯購物。2005年在太古地產擔大旗的師姐靜悄悄到了羅省約見Frank Gehry洽談住宅項目,今年香港就有Frank Gehry設計的豪宅。錢人人都想賺,但賺得有格而且將社區提升(例如將舊灣仔翻新),是會叫人另眼相看。

《信報》林行止最近在專欄重提2008金融海嘯各行各業皆跌,唯獨女性美容用品一枝獨秀,這個現象我一早就參透了:樓買不起,時裝買不起,但一百數十元的唇膏還是買得起,那理它衰退不衰退呢!這是典型的女性心態,也不知是否這個原故,太古廣場將連卡佛的原本位置調出來,變成The Beauty Gallery,當然他們的想法未必是用這個來迎接衰退,但我覺得這是smart move。當你看到滿街吉舖,有價無市無人租,樓價創新高又如何,經濟停滞,大家不敢亂花錢是事實!但數百元一盒眼影,千元百塊的香水我還買得起,花少少錢,心情獲得提升,也就是住在香港鬱悶中的retail therapy。

秉承太古有taste的傳統,Beauty Gallery也找來英國建築師Heatherwick負責設計,而他以倫敦Burlington Arcade這個19世紀的早期購物中心為靈感,將古典細節如bay window引入無甚性格的商場內,頗為特別。但最重要還是Gallery內的星級陣容,有幾個亮點:一、沉寂多時的Yves Saint Laurent化妝品(因為一直用牌照方式經營,所以路線跟天橋上的YSL相去甚遠),在L’Oreal收購後重整旗鼓,在這個Gallery開設全球第一間化妝品旗艦店,店不算很大,但有YSL的神秘輝煌氣氛,新主人亦花心思將YSL所有經典香水重新推出,像Jazz和In Love Again。

Burlington Arcade London

The Beauty Gallery Pacific Place

Bay Window design 2 Joyce Beauty

Bay Window design Nars Flagship

YSL iPad Demo 1

YSL iPad Demo 2

In Love Again by YSL

YSL Beaute Flagship

旗艦店也秉承YSL近年的Hi-Tech作風,除了桌上的電子屏幕顯示最新產品資料和品牌歷史之外,也特地撰寫Apps來讓你看到化妝品上面之後的效果,是同類型虛擬demo之中我見過質素最佳的。

在Gallery開設旗艦店的還有La Mer、Nars、Natura Bisse和Giorgio Armani,裝修都別出心裁,由其是Nars的光管鏡子,真的有種跳入跳出不同dimensions的效果,開幕當晚,記者問我美容潮流,我説一定要有瑩光粉紅或瑩光橙唇膏,Nars就有就有兩個瑩光粉紅色,這晚韓藉化裝師替我塗Carthage;而去年替我在《時尚達人》畫嘴的Priscilla告訴我獲總部選中,下月紐約時裝周她去NY化Proenza Schouler、 Rodarte等fashion show,真叫人興奮!
叫我驚喜的還有Giorgio Armani的香水系列,一整排十多個味道,是高級訂製(Haute Couture)主題出發,本來是Giorgio Armani做給自己的friends享用。特別之處是將香味放在玻璃杯內,於是試香水不再像以往那般的不環保,用紙條噴香水,而是嗅一嗅玻璃杯內,就知道香水揮發後的氣味如何,我在這裡玩了起碼40分鐘。香水也不像Armani其他東西那樣昂貴, Vetiver、Eclat de Jasmine和阿拉伯玫瑰( Rose d’Arabie)都很特別,但我已有類似的其它香水,最後選了皮革紫水晶(Cuir Amethyste),徘徊著朦朧與神秘感。

Nars lips

Priscilla who would work in NY fashion week 2013 SS, BRAVO!

Nars 'multi dimension' mirror

La Mer Flagship

Armani Perfume, my choice is Cuir Amethyste

Giorgio Armani perfume bar

越逛越發覺很多品牌例如Joyce Beauty和Chanel都在這裡加重了香水的成分,好像是一個運動movement的開始,Chanel打造了一間金色香水廳,内有Olfactory Bar是其他分店沒有的,用白磁棒蘸滿香味,一拉出來就知道香味,非常環保,它的新香水Coco Noir非常精彩,主調是玫瑰和天竺葵 (Geranium),但topnote卻是醒神的甘橘,九百多元有交易,我託異:「而家的玫瑰好貴喎!」「咁Chanel 有自己的玫瑰園」。

Chanel Olfactory Bar

Coco Noir , the 1st BLACK perfum bottle from Chanel

Cire Trvdon candles

My choice: L'Admirable

Joyce Beauty挑了三個最好賣的香薰品牌,分別是我喜歡的Frederic Malle(它的Une Rose玫瑰是我最愛的香水之一)、Diptyque和老牌Annick Goutal;但不顯眼的Cire Trvdon蠟燭才是我的心水!始於1643年,替拿破倫、Marie Antoinette、路易十四等造蠟燭,蠟燭是將蜂蜜曬乾,非常矜貴,Sofia Coppola拍《瑪麗皇后》就用了Cire Trvdon蠟燭,原汁原味;最好賣的是摩洛哥薄荷茶,而我選了用干邑甘橙,因爲它的名字是L’Admir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