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Issue》

september-issue

Andre & Anna

Andre & Anna

in Balenciaga

in Balenciaga

終於看畢整套《September Issue》,大部分人談及此紀錄片,都將焦點放在Anna Wintour本人的惡魔真身,而她到各大美國當紅節目宣傳此電影,節目的預告片也是選擇她對人冷口冷面或黑口黑面的片段,強調惡魔的氣質,作為電影的綽頭。但令我更感興趣的反而是另外的一些事情。例如:

1. 究竟此紀錄片Anna Wintour有沒有片酬?情理上她不應收任何片酬,因為她是Conde Nast的員工,但是以她的精明,不收片酬,大概也有甚麼分紅或要求《Vogue》再津貼她甚麼吧!而《Vogue》雖然藉此有很多的宣傳機會,但真的是分文不收,全力支持嗎?
2. 這紀錄片努力捕捉Anna的惡魔氣質,但其實更印證了我一直的感覺,就是她是一個成功的生意人,但是她的眼光、品味認真……麻麻;例如在她曼克頓的家,她向傭人要咖啡,我要過了10秒鐘才肯定「這就是她的家?」那蛋黃色的牆及那些花花檯布及周遭的擺設,真的不是一個《Vogue》總編輯在曼哈頓Townhouse應有的格局,電影《穿Prada的惡魔》梅麗史翠普的家反而更像樣。

………….
全文共8點,刊在24號《明周》新種生活專欄

8. 因為沒有甚麼朋友,所以Anna身邊就要有高大的傍友,那位Andre Leon Tally完全將Vogue和Class兩個字拉到地底,巴巴閉,這些年來,寫那兩頁的時裝日記,炫耀設計師給他的限量版私人訂造,拍《Sex & The City》電影版也要攬著印有自己initial的LV盒子,慌死沒有人知道他是誰,擺晒甫士,最慘又唔靚,這種人,世界很多,某程度上也是社會的縮影,狐假虎威亦永遠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