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三件事

picture-4gatefold1wardrobe-daily-zigzag

忙得重要的事都忘記了。 1.《時裝時刻》在第六屆全國裝幀設計展上得了獎,是藝術類的最佳,得獎人是S.K. Lam和Yan Ho,不是我,但我很替兩位高興,因為是全國性的比賽,與有榮焉!然後將這個喜訊告訴S.K.,他當然很高興啦,雖然獎狀還沒有到手,大家互相交流近況,他告訴我上星期陳冠中和鄧小宇接受信報《LifeStyle Journal》的訪問,有一小部分提到我,「很好笑的,你一定要看。」於是我就查看,節錄如下:

「鄧小宇:現在香港人在materially好sophisticated,但mentally卻好像很貧乏。就像上次我參加《號外》周年派對遇到一些所謂奢侈品牌的經理,以其職位還以為該有些內涵,怎知道交流完才發覺他們都只是普通「八婆」一個!並不如想像般擁有有符合品牌的elegance或巴閉的地方。當然他們會經常往巴黎米蘭鑽,亦知道許多潮流事情,但mentally就是不很sophisticated,並不是我想像中很inspiring的一個名牌經理,再沒有當年我寫《穿Kenzo的女人》時所見到的時代女性那麼inspiring了,沒有了對所謂奢侈品不當做什麼一回事的那種confidence。當然我所見不代表全部,Peter現在見得更多,應該有更多體會。

黃源順:其實這可能和現在有一個現象有關,Winifred(黎堅惠)亦曾提過,香港已進入了一個青黃不接的時期。有經驗的高職位的人都升上了神臺、退休或已經北上工作,一些中層的人往往都要在經驗未足情形下上馬,這在創作行業裡尤其顯著。

鄧小宇:所以變成他們便會視Winifred為聖經,更加對Winifred奉若神明!

陳冠中: Winifred在大陸都相當受歡迎!

鄧小宇:他們會很look up to她說的話。看她的blog便知道那些所謂時裝達人都對Winifred又敬又怕!變成她所講的每一句說話都好有份量!」
http://www.hkej.com/template/lj/jsp/index.jsp

其實我有沒有對黃源順說過那番話已不記得,(有的話應是很久之前罷,今天有不同說法,見註1),亦不覺得有人視我為聖經或奉若神明。別人讚我的或罵我的,很多時候都是莫明其妙,例如上一篇Blog,有位國內讀者無端白事扣我帽子,說我自視高人一等,不屑國內傳媒…真是莫須有,但讚當然就比罵好,不過分別已不如從前般大。

2.鄧小宇來電郵告訴我他的網站終於完成,我很高興,因為我是有份不斷鼓勵他開網站或博客的人,亦鼓勵他如果不再將錢瑪莉的著作再版的話,(因為版權問題),最少也輯錄一點放上網,讓這個品牌繼續留傳吧!他做好了,而且也將我這個博客作為推介的連結。網站的設計不是我杯茶,流程亦帶點迂迴,不過他的Blog有Susanne Vega等久違了的音樂,及他那些很好笑、又只有他能寫得出的社交文章,尤其是葛蘭跟Bonnie Gokson吃晚餐的那一篇文章,光是旁觀,文章的價值已經蓋過網站一切包裝上的。這亦是True to Yourself的一種吧,不會因為年紀大了或所屬的年代過時了而改變,只要你能欣賞及看到自己的內在價值,外面潮流怎樣變,都只不過是虛招。 www.dengxiaoyu.net

3.第三件事就是我替香港《經濟日報》的ET Net國內版( www. etnet.com.cn)開的專欄已經滾動了一個星期有多,我自己竟然忘記了在這裡跟大家分享,你可以將它留個書簽,這個ET Net本來是報價位的網站,但《經濟日報》說,光是看價位的unique viewers也有十七萬以上的人次,令他們感到潛在市場活力,於是將Life Style內容引入,為國內的讀者服務,但同時亦都想宣揚一下香港情懷,就這樣玉成了這個Life Style融入財經網的項目,我亦很高興有份在財經報寫專欄。 www.etnet.com.cn

註1: 若你問我香港今天的問題,我說有三個。
一、是貧富懸殊,不光光是在財富上,在教育上、各種資源的分配上,叻的人好叻,可以是世界級、或中國頂級的那一種叻,但只有少數;大多數卻是在底層。七、八十年代的香港,中產很壯大,即使未成為中產,也希望自己有一天會成為中產階級或優皮,社會的資源分配亦是鑽石形,上窄下窄中間闊,如今卻是金字塔形,享有最佳利益最優秀資源的永遠只有少數,但大部分人過得不好,很多連基本的中間線也不能達到,所以這不光是青黃不接的問題。在七、八十年代即使父母是文盲,只要你不是文盲,就有upward mobility的機會;今天大學畢業不再代表甚麼。

 二、就是負面力量太強,這不光光是香港,全世界也是這樣子,但香港細,寧舍覺。這負面力量主要是來自Ego,一種人定勝天,以人的意志轉移環境,地球污染,H1N1是果不是因;也見諸大政府小社會之上,我們的自由愈來愈收窄,不光是言論上,而是各方面,我們的資訊、活動,都受到監察,私隱越來越接近電影《Matrix》的那樣。

第三個問題是模式化,這也不是青黃不接的問題,你看七十年代的香港,也可以說是一種混沌,沒有人知道發生甚麼事,但是很多人勇於嘗試,因為沒有一種模式,沒有人說報紙就是這樣做,雜誌就是這樣做,廣告就是這樣拍,明星就是這種pose,模特兒就是這種高度,沒有一種標準的模式製造出來,但如今無論你在國內、香港,周刊、月刊都是某一種樣子,甚至娛樂新聞的訪問,無論是甚麼場合,都是問:「你現在心情如何?」,這種模式多年沒有突破創新。你可以說創新的空間是很少,甚麼都人做過了,但現在的大潮流是remix,如何再混種一種新的化學作用是致勝之道,本來這是香港的強項(雜種嘛),現在雜種remix多見於會話,無法講全英語或全粵語,似雜碎多D,Chinese Chop Suey。

這個世界沒有東西是要不停增長的,我們發育到了某個高度就會停,樹長到某個地步也會停,只有瘋狂的人類才會追求不停的增長數據,而Eckhart Tolle說地球只有一樣東西是不停增長,就是癌細胞,癌細胞的唯一目的就是不停增長,它甚至不顧後果地毀滅自己的寄居體,最後同歸於盡,它不會因為知道寄居體快要死亡而放棄增長。不是很像我們的社會,要求經濟、財富不停增長,而置地球生態不顧,最後同歸於盡。我們在這個地球上以集體負能量進行集體破壞,戰爭是如何爆發?就是我看你不順眼,你看我不順眼,你有的東西我想要,或我比你好比你優秀,你要聽我說,我不聽你說,我要攻擊你,於是我要先炸掉你…在時裝的世界也一樣,我比你買得多,我比你買得貴,我比你買得早,我比你穿得早,我比你曝光多,我比你更多人讚,我比你更多人模仿,我比你的衣櫃更大,我比你換手袋更快…全都是Ego要突出自己的行為,問一句:「Who am I?」就能感受人類從未如此的迷失過,不光是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