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特首&清泉判詞

這星期天氣翳焗,雨下不成,氣壓低溫度高,叫人訥悶,想不到卻在媒體裡看到青天,感覺香港有希望。

先是昨天看葉劉淑儀宣布參選特首,持平地說及自己的優點及香港的需要。數年前我已在<新種生活>的專欄文章說過看好葉劉的政治生涯。一、身為高官,知錯能改,器量不簡單。二、政治文章曾分析,女政客受賄和利用自己的職權跟商界勾結的比率很低,因為女高官不愁衣食,而且權位遠不及家庭/愛人重要,手袋黨也說明這點,女高官退下來多去享受人生;弄權謀私不是女性的天性,要心理很不平衡的才會做出那樣的事,所以我相信第三屆特首要呈現新局面,在沒有普選的前提下,仍然受中央事事指點,一位女特首會比男特首優勝,而葉劉又比范太務實和年輕。葉劉是屬虎的處女座,一個慓悍女子知錯能改,能夠面對自己的過失,是有大勇氣的人,這樣的人,當然她不會是完美的,但起碼比其他三個疑似候選人都更有希望。

二就是今天讀到陳志雲無罪釋放,我不是志雲粉絲,但那清泉來自法官的判詞,令我慶幸香港的司法制度,法官的水平仍高;這十幾年我們都習慣了被傳媒帶領輿論,指導思考,當然主流報導還是主力放在TVB之後的權爭,蘋果新聞甚至很沒有水平地說:「買定花生等睇戲吧!」就是這種小人低格日漸滲透這城市的氣場,引導市民心胸收窄,藐嘴藐舌,將見高拜見低踩的缺陷放大。

法官潘兆童的判詞(大學有位師兄同名同姓,但記不起他是否讀法律,有可能是同一個人做了法官,但這不重要),他如何衡量案件,能夠指出上市公司TVB制度混亂,上市公司不是大股東的私人俱樂部,而藝員是公司的寶貴資產,不能因為股東的親戚朋友開餐廳就請他們去撐場變相宣傳……我覺得這些理據有種清洗cleansing的感覺;回歸後香港很多做事的方法,尤其是在私人機構內,界線模糊,不是沒有制度,很多事以商業掛帥,卻又不清不楚,反而沒有人情味,很多公司都陷入政治化的人事鬥爭,內耗/消耗而做不出甚麼成績來,這是microcosm和macrocosm,上樑不正下樑歪,政府有政府的不濟事,反映到很多中小企,甚至個人的思想都不清晰。我慶幸還有些法官支持我們這個社會的運作,人人都覺得香港的負能量比正能量大,但是你要記住能量是可以改變的,一瞬間便能將負變為正,這是人生最有趣的地方。

志雲是好人,但名利圈是大染缸,是ego(小我)的遊樂場;在新聞看到他回復政務官時代的髮型與打扮,看來他好像又找到了另一條路。
img_4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