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有一票

如果我有一票,開始的時候會打算投唐英年,如今我也會投唐英年;中間有考慮過投白票促流選的可能性,因爲兩個人都有問題,但自從辯論翻出更多關於梁振英的所作所為,而葉劉竟然出來公開撐梁,大失分,中央又似乎不會讓曾鈺成入圍,現在談流選,跟半個月前談流選形勢已大不相同,現在流選只是讓中聯辦有更多時間和空間去動員在香港的操盤手,滋擾未轉方向的選委,而不像半個月前會有其他可能性候選人出來。

我同意昨天李怡、鄭經瀚、顧鴻飛和陳方安生說泛民和自由黨應該放棄白票而改投唐英年,不是因為支持他,而是兩害取其輕。老實說,感情缺失和僭健皇宮都不能影響我的生活,但是白色恐怖在梁未上位感覺已極度欠佳,加上董建華的高度介入,香港實在afford不起另一個建華七年。除了因爲梁振英未做官已只能講「官」話,而唐唐能講「人」話之外,另一個原因就是從能量的角度,有得揀我永遠向運氣好、有笑容的人靠攏,宇宙氣場超越語言文字,言拙笨笨微不足道。我直覺,如果香港還是有運氣,是應該有個好彩的特首,否則就是唐英年本人的運氣特佳,選不上是他個人的福氣,因為未來五年誰做特首都注定是多災多難,炸彈太多,不會好受,所以如果唐英年真的一世好運,可能因此避過一劫,不淌這渾水,繼續當他的富商,梁營要報復的話,最多咪移民。反之他成為特首,所受的壓力來自各方八面,所以我也很有興趣知道最後香港有運行還是唐生有運行。

朋友說他這麼蠢怎麼辦?有高官朋友跟他直接共事,説他有親和力,知道自己不夠叻但樂意凝聚叻人替他辦事,我覺得這是另一種境界。過去兩任特首都太過有為(向北京諂媚),將香港搞得鬼五馬六,可能一個無為(甚至懶)但是心地善良的管治人(黃毓民説他被「黑」襲和恐嚇後,全政府只有唐英年問候他,他們甚至不是friend),雖然背後都有利益板塊,但地產霸權和白色恐怖,我怕後者多好多,(隨時講完話或寫完文會「被失蹤」),肯定比一個自以為是,裝胸作勢,卻又沒有實際成績支持他的領導才華的人上位更佳,而且種種跡象顯示,梁振英(將會)出賣香港的利益來換取(或報答)土共的支持,這樣的勢頭無論如何都要盡力遏止,否則香港連剩下的35年特區時間也沒有了。

當然,上述兩人和香港都有各自的命運等著去fulfill,可能香港就是要在梁營治下徹底死一次,等北京權鬥或中國巨變時機再重生(極有可能發生,2014和2015全球都會有大變化,因為Pluto和Uranus將會形成90度角,上次這兩個威力行星走在一起是1966年,中國是年發生文化大革命),或香港人就是因爲白色恐怖+黑金政治的絕境才逼出驚人力量而迅速成長,誰知道。

這是35日前交給月刊的稿,一寫完曾蔭權的貪便宜醜聞就出籠了。我同意,寧願經濟上辛苦一點,但捍衛我們的核心價值,比得到中央的眷顧或扶持重要,1200名選委明天製造歷史,希望他/她們能對得住自己,和自己的下一代。老實說,大量湧入的自由行、大陸豪客和雙非孕婦的所謂經濟效益,對你我有甚麼好處?即使有,代價已太大。

<JET> Mar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