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Winifred Lai

on1new
唔貪都靚
邁克

和衣物談戀愛不但三歲定八十,而且是一生一世的事,不過廣東人口中的「貪靚」用在黎小姐身上並不適合,她老早就超越皮膚深的層次,進入貪唔貪都一樣咁靚的殿堂了。《時裝時刻》那些排山倒海的照片,沒有一張教人捨得不看第二眼,包括當事人自稱「口腫鼻腫剛睡醒或矇眼歪嘴」的珍貴日記片段。她還要鄭重宣佈,「Wyman一向都上鏡,而我一向都不上鏡」,「但既然沒有選擇,唯有接受偶爾的“你真人較好看”的安慰獎」。不認識她的人,都不知道應該覺得她謙卑還是風涼,習慣她直腸直肚性格的我們,則又一次笑着替她捏一把冷汗,暗暗祈禱君子和小人們不要被她得罪。

誇讚一個賣文維生的女子靚,似乎很需要一點勇氣,因為太容易引起誤會 – 老友,你不是在寸她實力不足靠個樣搭夠吧?而且我們文壇被力捧的所謂美女,不論港生還是國產,往往都有種黑色喜劇感,除了令人想起「山中無虎猴做王」這類與大都會格格不入的形容,只有欽佩評判的慷慨。但我從來不認為讚黎小姐有任何危險,事實擺在眼前,風水佬就話呃你十年八年,她的美貌是即時見效的當頭棒喝,只有不幸的失明人士才會懵然不覺。那個時候她來電影節辦公室探我,對識字女生虎視眈眈的文藝青年,固然立即收起平日那副張瑛的(孟)憎面孔,換上蓮子容跑過來表示友好,連一向情迷阿叔的小妹妹也忽然暈晒大浪,私底下向我查詢她有沒有「同好」。拍完《號外》封面的林奕華,興高釆烈告訴大家有人說他和黎小姐相像,我甚至不惜傷害他的自尊心從實招來:「唔似,佢咁靚,一啲都唔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