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廿年前的自己重遇

記憶中從來沒有慶祝過回歸,回歸對我來說是一個oblivion,沒有值得慶祝的地方。97那年那天,因為無眼睇而遠走他鄉探朋友,在大森林裡行山吸氧氣。2013年的今天,我在即要撤退的屋子裡收拾,執拾舊物件是很情緒化的,留甚麼丟甚麼之間往往容易情緒起伏,早已忘掉了的很多舊物重現眼前,像跟某年某月的自己重逢那樣,今天我翻出了這個,跟你分享。

我覺得回歸前和後的香港最大分別是lost of innocence,不單是香港人,是全方位的,我不想美化過去,甚至乎我相信lost of innocence是靈魂要進化的其中一個步驟,(然後學習如何reclaim your innocence),記憶中我不愛看的黑幫港產片,現在看來竟然帶點浪漫,最多是cheap & violent,跟今日很負面的東西不一樣,今天是醬缸feel,一個大醬缸,藏污納垢無窮無盡的那種感覺,有理理不清的,不再是單純的黑或白。20年前的香港,反映在20年前的自己,當年通訊科技並不發達的情況下,反而覺得有種天下是我家的感覺,天下是我家,有了空間,就有空間發夢,所以我給《號外》的稿可以純粹是一個inspiration,親手用漿糊黐黐貼貼,影印放大,手掃水彩(inspired by Prince Charles) ,原稿印出,20年後讀來,我還是笑了出來!

此稿應是幫佢谷新書《林奕華%3》

1

2

3

letter

4 comments to 跟廿年前的自己重遇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Please leave these two fields as-is:

Protected by Invisible Defender. Showed 403 to 432,102 bad gu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