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腦.allow-容許

教改風波暫告一段落。整個風波核心就是反洗腦,而洗腦的精華就是將一套思想加諸在一個人身上。硬洗腦是低層次的、粗暴的、擺明車馬的,是權力鬥爭的手段;但低層次有低層次的好處,就是因為它層次太低了,稍為有點理智的人一眼就看穿了;王岸然在7月已寫「國民教育必成反共教育」,他觀察多年:

「看看香港的情況,最反共的人(例如小農才子)往往出自左派教育制度。最反共的理應是教會所辦的學校,但它卻生產最多保守的社會精英,成為穩定社會的建制派,可見愛國教育反而最能產生極端反共的人物。」

我同意這觀察,因為把事情推到極端,就會引起極端的反彈。

用魅力包裝的洗腦就不那麼容易被識破,最近看ADR ( Anna Della Russo)x H&M的首飾系列,ADR Madonna和Lady Gaga 上身,為了推行首飾系列,自封教主,立出規條,例如“fashion is always uncomfortable”,又「時裝只應穿一次」、「晚間的衣服日間穿,這樣才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在言論自由的社會裡,影響力是人人寸土必爭的空間,權威,總有人會信的,總有人會聽的,這令我想:
一、鬥大聲,大聲是否就是最有效?
二、鬥曝光,曝光率高是否就代表具有代表性和影響力?
三、喊口號、或加外號是否真的能增加感染力?
四、團結就是力量,埋堆易辦事,獨立有自由,兩種package兩條路…

沒有人喜歡被洗腦,但諷刺地人人都被洗腦,只是層次不同。層次較高的conditioning――預設條件,在有限條件內給予某程度上的愛和自由,天天都發生,「你乖就錫你」,「又叻又靚我梗愛你」;傳媒的見高拜見低踩並不比共產黨的國民教育荼毒少,風化案上升跟傳媒十幾年來天天偷窺有直接關係…有心或無意我們都將自己的一套加諸別人身上;像父母,總以自己的經歷影響下一代,有時自己跳不出這些conditioning,捱過窮的無論資源有幾豐富,依然死慳死抵,一旦吃好一點,奢華一點,就會引起罪咎感;這一代深明競爭之慘烈,於是設法給子女一個head start、一個優勢,都是被過去的conditioning所牽引著。

外國朋友來到香港,都說一走在街上,好的時候是活力四射,有時也感到煩囂嘈雜;你可以想像的士司機困在車子8至10小時,換上不同的乘客又開著收音機,言論不斷播放,經過十小時的轟炸之後回家,有幾多言論、幾多思想到底是屬於他本人的呢?還是人云亦云的多?

HK

活在香港,資訊轟頂圖洗腦,都是叫你買啦,令你覺得有所不足,傳媒天天不停做判官(judge人),都是conditioning,廿年下來港人質素迅速下降 ,因爲judgement只會強化對立,要將人與事定性好壞,而不是allow-容許和鼓勵每個人去用自己的方式生活,judgement沒有愛,被傳媒/廣告洗腦, 愛自己就不那麼容易。

所以我們要建立和擴大自己的意識,意識是知道人與事的存在,但不用替它他她們下定義。意識越清明,真理越接近。意識越廣闊,人生越自在。最近讀居港印度人Anita Moorjani 奇蹟癌癒《Dying To Be Me》一書,有很多啓發,昨晚這一段叫我讀了兩次:

“…the tapestry of all time has already been woven, everything I could ever want to happen in my life already exists in that infinite, nonphysical plane. My only task is to expand my earthly self enough to let it into this realm. So, if there’s something I desire, the idea isn’t to go out and get it, but to expand my own consciousness to ALLOW universal energy to bring it into my reality here”

We aren't children anymore


you encounter many scenerios in life


and places I have lived

香港有很多conditioning,conditioning as building blocks是無問題的,例如「要有美好人生就要努力工作、搏命搵錢」、「積穀防飢」,任何事中立地當工具用都無問題,但日積月慮之後,習慣成自然,無論賺幾多都覺得不夠,這已被價值觀洗腦。在建立人生的過程中,我們也許需要building blocks,但學成或建成之後,是另一番景象,要let go舊一套 (埋頭苦幹做做做,或投機的炒炒炒),容許新一套來臨。

昨天投票,見很多抗爭性標語,對強權要抗爭,對不合理的事情要抗爭…彷彿那是真理,任何抗爭、吵嘴,都是消耗精神的、精力的,健康的競爭會帶來進步(as a building block),但抗爭(fight)卻不會帶來和平,只有帶來不甘心和仇恨心,能量消耗在對抗、我打你你鬧我之上,就沒有多少剩餘的creative energy用來真正建設;有人説自由是我尊重你用你的方法活出你的人生,同時亦希望自己能用自己的一套方法生活,有自由不去接受某些價值,有自由不去做人人在做的事,而不是不跟大隊就要受到歧視或批評。

真正的自由是超越恐懼,不受恐懼支配。To get out of the fear, is to step into the unknown, to trust, to have faith, 無論是合上眼深呼吸一跳、還是講句粗口死就死啦的硬上。

貪婪是害怕沒有或不夠
積穀防飢是害怕將來沒有或不夠
人云亦云、整容、跟風都是害怕不被接受
怕不被接受源於怕沒有人愛
怕沒有人愛是因爲自己不(懂)愛自己
不(懂)愛自己是因爲不認識自己有幾magnificent

不讓洗腦有撒播種子的空間,最佳方法就是擺脫恐懼,let yourself be love (&loved),認識自己,當你無條件愛自己,其他外在勢力是無法影響你的,你不會run別人加在你個腦的(bug)programme,例如「要有個名牌手袋才能在中環行」,「女人要嫁得好、男人要發達才幸福」,這些都是大家互相强化的無形洗腦。對抗或反甚麼,都要虛耗能量擺一個陣,或要提防,都是要用力的姿勢,但如果能trust the process of LIFE itself,不企圖去控制任何事任何人,不需要向任何人證明任何事你的存在價值,也不要怕,you will find yourself engaging a totally different reality; 像文首所引左派學校allow共產洗腦校育,the process of LIFE撥亂反正,被洗腦的變成反共人物,當初邊個估得到?

4 comments to 洗腦.allow-容許

  • Wink

    對比起政府的低手洗腦手法(講到明會洗你腦),某傳媒的手法高明百倍。社會上很多人對其每天的負面歪曲、嘩眾取寵、無需求證的報導完全信服,奉若神明,引用傳閱。這才是最可怕的洗腦。

  • Oh yeah! However I can see more and more people are waking up now, and 某傳媒 都閉翳㗎

  • chowson

    什麼是真正的包容?什麼是真正的慈悲?當中需要有assessment嗎?(你提及過的assessment,它是源自wisdom的吧?)這是我這陣子很糾結的課題。
    我知道judgement是負能量、抗爭中的敵對意識是負能量,但我真搞不清什麼才是assess後的行動;什麼是負能量引起的。
    關於包容和慈悲,請問winifred你有沒有推薦的讀物?
    之前去了Ann Tay小姐的introductory talk,她說物質世界是illusion。(不知是否要從其他dimension去理解)如果是illusion,我們應用何種態度去面對今日香港的種種?
    真正的包容,真正的慈悲;我們是否要全心全意、毫無畏懼的用愛去接受一切,包括「邪惡」?
    還是當中我們要用到智慧去作出一些調節?希望能從你身上得到啟發。
    謝謝=)

  • Ling

    其實,我都日日比人洗緊腦,喺不知不覺中,洗到都唔識分對與錯,可能根本係無對與錯,加一個普通不過嘅科目,我唔認為可以洗腦,反而…反洗腦係咁容易.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Please leave these two fields as-is:

Protected by Invisible Defender. Showed 403 to 434,006 bad gu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