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w & Justice .放下judgement

想寫好音樂和正在讀的好書,但推動美好事物的動力原來遠不及不平則鳴的原始反應。7.1後輿論、傳媒、社會上有很多不同的聲音,而且大都聲大夾惡,但仔細一看,其實無論站在那個立場,大部分的內容都是一種judgement,即所謂批判――一旦踏上批判的不歸路,將永無寧日――無論是在個人、或社會層次。終於讓我讀到一篇平心而論的文章,它談的是關於僭建如何由一個法律問題而變了政治議題,僭建成為了社會或部分傳媒或政府新班子咬著不放的一個藉口,僭建變成了人格的批判,由唐英年開始,僭建變成了政治工具,任何事情「政治化是政治的負面行為,非智者所為,請港人慎之。」(《信報》16日鄭赤琰文章)

一連串揭發僭建事件中,其實包含一個更深層次的矛盾,就是香港一路賴以為基礎的rule of law(法治精神),逐漸降格至rule by law(依法管治)。英國人管治經驗豐富,將法治精神植根香港,讀Law的人學的是rule of law,在香港長大的我們,習慣了的也是rule of law,也就是說寧縱勿枉,背後是presumption of innocence,即是未到法庭判罪一刻,所有人都是假設無罪的,而不是一旦被扣查,就來一個道德或人格的審判:法庭未判,輿論先做判官,進行人身攻擊。銷量冠軍生果日報最拿手批判,尤其它不喜歡的名人,要不大仁大義 (A叠)要不藐嘴藐舌(動新聞旁述),讀者的留言也充滿批判性,其餘財經地產和副刊才比較中立。如果你稍為熟悉中國歷史,會知道文化大革命的核心,就是基於兩個字:批判,由批判變成批鬥,最後是徹底的破壞,人人都是輸家。

其實十多年前已經有朋友提出rule of law(法治精神)Vs rule by law(依法管治)問題,香港是講法治精神的地方,市民享有高度的自由和基本上是被尊重的,因爲我們尊重自己。但自從一路習慣被嚴法處置的國內人民來香港,既然你沒有寫明「不能大小便」,他便理直氣壯隨處大小便;朋友早已說,香港對人民的尊重和自由,遲早被國內人濫用,最後人人都沒有選擇,而變成一有甚麼事要拿去打靶懲治,因為大陸慣的就是這一套。香港有法治精神沒有死刑,因為生命誠可貴,人情味其實就是大愛的味道,沒有愛的地方,處處是恐懼,不是你凶人就是俾人嚇。

香港成為甚麼層次的社會,我們每個人都有這個力量去決定,如果越來越多人失控,那惡法就大條道理出來維持秩序,如果人人自律,惡法仍要上場,道理一定不會站在當權者那邊。變是無可避免的大勢,中港融合也是無可避免的大勢,但如何變每個人都有say,你的層次可以影響社會的層次。

以往我一直(被社會調校)認為Judgement會帶來Justice,但靈修令我明白所有judgement最終只會帶來痛苦,對自己的judgement,對其他人的judgement都如是。Judgement 和Acceptance是對立的,不能接受就沒有寬恕,沒有寬恕就沒有平靜。有人要笑:難道甚麼事都要白白接受,來個差劣的領導人也要默默無聲嗎?當然不是,嚴格來說,應該是說得清楚一點,我們可以判斷形勢,例如眼前一場大火,我要判斷還有多少時間逃離現場,這些判斷能力是用在實際事情身上,是assessment,但我認爲這火是某人放的就是judgement;眼前這個人,我憑著他的衣著談吐去判斷他的背景是assessment,但判斷他的爲人就是一個judgement,這個judgement會影響我對他的感觀,而這個感觀是主觀的,主觀很多時會限制了我們的視野,若主觀判斷牽涉情感在內,則更容易被扭曲,對人對己都不公平。

今日香港周圍都是judgement,所以開心的人少,你有無錢、靚唔靚、是肥、是瘦…Judgement令我們偏離自我認識,因為注意力都花在審判自己和別人,然後看到一切不足,於是女人要去減肥削面,男人要勝利品(trophies)來肯定自己,由玩具到女人…然後又對其他人指手劃腳,「好心你就乜乜物物,否則就點點點…」

Justice

最近偶讀09年的書《Justice》,主要內容是說,所謂公平,其實是觀點與角度的問題:你應爲水災後加價是趁火打劫,要立例管制;他應爲災後加價是市場力量,市民習慣了的價格不代表是更對或更好(more right or more special),加價反而能減少濫用,及吸引供應方犠牲私人時間加班生產救災物品或提供額外服務;若因災民怒哮就干預市場運作,會鼓勵群衆日後一有不滿就照辦煮碗。你説誰對?誰錯?

以現任特首和政府為例,有多種力量在博奕,即使同樣希望他下台的都有很不同的agenda。我的觀感是天網灰灰,疏而不漏,以現任特首為例,他的基礎這樣危危乎,你不推他,他也站不穩腳,也站不了多久。但是當你一用侮辱性的言詞稱呼他或充滿渲染和憤怒的言論去攻擊他,其實是反映自己的問題多過是他的問題。

林肯說:「要考驗一個人的品格,最管用的方法不是透過逆境,而是讓他們擁有『權力』」。香港浮現了很多低水平的所謂土共或左派分子,他們心胸狹窄,對京官阿腴諂媚,覺得在港英時代被忽略,或被不公平對待,回歸後並沒有發生一上枝頭變鳳凰的故事,於是這些年間努力鑽營,也文也武抽水自肥,這樣沒有質素的人真的很核突,很多甚至抵鬧,例如那個在城市論壇拍枱發脾氣的余老師,但如果我們對他們的惡行釋出惡意,惡惡相負,香港社會只有更多惡性循環。

多年前受教導,當遇上一些你不喜歡的人,他們在背後講你壞話,或你不屑他們的言行,與其在碰面時敵視對方或當其透明,不如試下碰面時對他/她釋放善意、微笑或粉紅色的love energy,看看事情會出現甚麼改變;好不容易,我做了,改變的不是這些人突然間變了好人,而是這些人漸漸跌出了我的生活軌跡,生活再也沒有他們的縱影;自此,無論在街上遇上幾癲的惡人司機,講晒粗口要打人咁款,心情好就笑下,無心情就向前看,很快他就無癮,離我而去,十分管用!

8 comments to Law & Justice .放下judgement

  • Wink

    完完全全寫出我的感受,每次讀你的文章,總有種’bingo’的感覺。更多的是獲益良多的感覺。thank you

  • Sezi

    從三月廿五日開始, 便感到香港已沒希望. 人只感到無助. 不知道香港下一代會活在一個怎麼的社會. 我們都成長在一個香港最美好的時間, 恐怕他們再不會見到. Life must go on. Everytime I read your blog, I will feel better. This time no exception. Many thanks.

  • Glad to know my writing makes you fell better. My pleasure

  • Response and feedback are very encouraging, even just a simple thank you. And you are welcome

  • Queen J

    喜歡’粉紅色的love energy’, 希望人人都可以釋放多一點.
    透過思想和情緒, 我們會釋放某一種頻率, 同頻道的人和事就會被吸引到我們身邊. 情形就像舊式的收音機, 調對頻道才聽到東西, 頻率不同的, 自自然然就聽不到, 看不見. :)

  • Christina

    妳做到了 – “改變的不是這些人突然間變了好人,而是這些人漸漸跌出了我的生活軌跡,生活再也沒有他們的縱影”。
    這最吸引的是 : 他們從此可以和我再沒有任何糾纏,靈魂不需循環地遇上;我會努力的,共勉之。
    Good night.

  • miu

    Can’t agree more!!!
    Wini, thanks for your writing!

  • beniapple

    我现在就被这个不喜欢的人困扰着,我和男友还有他的一家人住在一起,特别不喜欢他的妹妹。而且一大家子在一起,很难有自己的空间,甚至影响到我们的感情。看到那个Love energy 有点豁然开朗。谢谢!
    什么时候有机会来深圳呢?请问最近有在准备新书吗?期待哦~~
    我看过你的时装时刻 和 天空之境。看完都发现自己内心深处的很多盲点,很有启发。真的很谢谢你!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Please leave these two fields as-is:

Protected by Invisible Defender. Showed 403 to 446,314 bad gu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