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谷聖誕

世事難料,十一月才搬了屋,機緣巧合遇上美國來的好醫生,一星期後卻攜著小型電飯煲來到曼谷的Marriott Residence落腳,因為身體需要入廠大修,而我不想橋長路遠飛到美國,一人行一步選定曼谷──這個我在過去十年只在機場轉機和購物的城市,印象中空氣極污染,但世事就是這樣。由不喜歡學會變成中立,由中立學會欣賞,這也是一種進化的道路。 在Marriott住了十天,感覺麻麻地,雖然service apartment有七百几呎,可洗衫和煮食,但開窗要簽紙,窗外空氣差,選那裡是另一個朋友代訂,因爲他有單位在隔離的Sukhothai Residence,但去哪裡都要撘的士,的士司機又不專業,常常不識路,而且經常塞車,於是這朋友走了後我搬到較幽靜的Ruamrudee住宅區,全部都是service apartment,有些六、七十年代大宅的感覺,我喜歡,距離PloenChit地鐵站算近,方便。 在熱帶天氣過聖誕,也應景地帶了一些紅色衣物,卻又遇上曼谷反政府暴亂,令家人非常擔心。一死十傷的那個星期日,有朋友到訪,我就是穿了Richard Nicoll的紅洞洞針織和珊瑚粉紅的jump suit和她見面,她帶來了兩份聖誕禮物,她給我的是MCM粉紅小手袋和客戶托她帶來的一隻Emporio Armani手表。酒店員工非常緊張,請我們不要外出,但我們打聽清楚,只要不到Siam附近,一切都相當安全,酒店職員又說:「小姐,妳不要穿紅衣外出,被誤會為紅衫軍就非常麻煩。」於是上樓換衣服。 一直都想剪一個Miley Cyrus的短髮,後來見到Jennifer Lawrence的新短髮又喜歡,於是來曼谷之前來了一個混合,我喜歡Bias Cut又有Under Cut,在污染炎熱的城市,方便打理。喜歡朋友送的小手袋,恰好跟身上的衣服襯配,也欣賞客戶遠道而來的禮物,說到底也是一種心意,這Emporio Amarni手表都幾大隻,其實較適合男士,是他們最新的Meccanico系列,我喜歡表背透視可欣賞機芯運作,那形狀令我想起太極;此系列採用電鍍玫瑰金精鋼表殼,自動上鍊機芯,28粒寶石,運轉1000小時才出廠,這工序可延長機芯的壽命,更確保計時的精準。在聖誕,尤其是不知道對一般工作往來的男士送甚麼,這個選擇也不錯,整個系列都是4000元左右。表帶有壓鱷魚紋和光面皮革兩種選擇。 朋友是公關,很多客戶是Shopping Mall,所以來到曼谷去Shopping Mall是半公半私,當然她也是半個購物狂,Siam因為示威而禁足,於是轉去較年輕的Terminal 21,此Shopping Mall以機場概念為主,每一層都有不同的目的地,例牌的巴黎、倫敦、米蘭用此來分店,多吃的選擇,例如豬頸肉organic salad,我喜歡她的廁所,將面粉棍放大,配上不同的顏色洗手盤,有北歐的童話感,又有東南亞特色鮮艷面貌。  女朋友走後,泰皇生日,呼籲和平,曼特拉逝世,我也在這裡慢慢細讀《Long Walk To Freedom》,不止體會和平的力量,更為他看到二元世界的相對其實是一體而喝采:It was during those long and lonely years that my hunger for the freedom of my own people became a hunger for the freedom of all people, white and blac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