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任取.只做兩天

Update: 因爲這兩天都跟Spirit上堂,所以Garage Sale都不能在場。 今天的小型Garage Sale個多小時已賣了九成東西,免費的更是清了倉,收到讀者Chris的心意卡,世上還是有人懂得説多謝,工作人員説大部分人都是斯斯文文,但有個別無禮貌的C9開箱擷籠不問自取。點算過後,被人拿走了不是for sale的金色Cole Haan Tote bag,盛載Sale items的container和 laundry bag,還有搬屋紙箱裏的書和甲油和Stella McCartney袋。 我不開心,除了明顯的原因,主要是對人性的失望,我心目中的香港人,或所謂我的讀者,應該是有點水平的人罷.但另一方面,我很清楚這是譲我學習,明白衆生的真正意義,接受二元的必然性。拿東西的人,自己知自己事,佔了人家便宜,總有倒貼的時候,工作人員也學懂了小心。 我的workshop 主題正正就是 Be All You Can Be & More. 明天時間縮短爲2—4pm, 補了三大箱衣服鞋襪和少量書藉。免費衣物比今天更多,工人已率先表態喜歡這個那個拿去了! 明天精選爲全新白黑白麻雀,可以出價、過數、到取——如過驚吾夠人快。價高者得,截投爲6月30日中午12:00 ,請開價到winifredshop@gmail.com     免費任取.只做兩天 在香港要過環保生活並不容易,要有很多的堅持和付出,像把房子出售,新業主說明甚麼都不要,最好連入牆傢俬都拆清,不管冷氣只用了幾個月,裝修師父説:「自從香港人愛請designer,designer話呢樣吾趁嗰樣吾夾之後,堆填區就多了很多垃圾」,又係喎!而當我盤算如何將書架搬到新屋,裝修師傅劈頭一句:「造過吧!一拆、一搬、再安裝,又補油十分昂貴,因為手工太貴,不值得!」最弊是書架大,電梯也入不了,人手搬逐層計算,十分要命。但是搬運公司老闆卻說:「黎小姐,像你這樣有心的客人買少見少,能不丟就不丟吧!即使如何昂貴,總會比你新造一個便宜,而且現在的木不是以前的木,樹木買少見少。」 搬運公司老闆說到我心裡去,算是知音人,我覺得要的是同一個書架,又不打算轉款、轉材料,為甚麼要新造一個一模一樣的?是有點荒謬。正如我的店企圖賣二手衫,企圖環保,其實是十分困難,因為香港最貴的就是空間──沒有地方,成為我們的催命符──沒有地方,甚麼都要扔掉,不能保留,要放在貨倉,我一問價錢,計吓數,貴得不得了。 但我真的不打算像身邊朋友那樣keep一個貨倉在工廠區,來個double life,我是連office都盡量在家裡的那種人。基於不欲浪費,四處尋找東西的新物主,例如我終於捨得捨棄的所有時裝書,都送了給某學院時裝系的圖書館,美其名是捐,其實更慶幸對方有地方收留我的時裝書珍藏。雜誌沒有辦法,太多,就得讓菲傭拿去回收,賺點零用,但收拾收拾下來,還是有很多書,不想給菲傭,像Jane Packer的插花書、宮澤里惠的style寫真、台灣譯本的星座書,很多都有價值,還有九型人的原著和測試本,這些都是要買要三位數字的書,我希望有知音人能夠收留或者拿去享用,所以在極度忙碌情況我,我還是打算做一個小小的私人garage sale,沒有999年那次那樣的規模,在私人住宅地方,不能太張揚。 情況如下: 6月29日和30日,星期六和星期日(因爲不想阻住大家七一上街) 下午2—5pm 入場費HK$40(是給當日工作人員),所有書架上的書籍、DVD、雜誌免費任取(有少量絕版Amoeba) 餐桌上的美容小品$20件 一些舊的波鞋和絕版限量版的波鞋,由數十元起 Winifred x Jas M.B. Winifred x的satchels $380, 因為Jas M.B.上星期突然來了一批補貨,是去年12月他的一批海軍藍書包出現了瑕疵,但遲遲沒有給我補貨,如今突然來了20個海軍藍satchels,我已經沒有時間和精力去推售,只會以運費價錢出售,收回UPS的支出。 另外有些衣服,有些甚殘舊的是免費,有些是低價發售,我其實不大清楚有多少東西放出來賣,但整個收拾過程的體會是,我的確擁有很多,而很多東西我已經不再需要了,因為已經過了那一個階段,但可能你正進入那個階段,所以我很樂意跟讀者分享。 只收現金,連EPS都來不及申請,請見諒。 請自備購物袋。 (CD執吾切,之後再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