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 good beauty

年頭用Steven Forrest的Sky Log軟件算出這一季的恆星走勢,已經知道五月的轉變會排山倒海,但即使有了心理準備,人生奇妙之處,就是往往還是會出人意表。4月底開始,至5月25號,短短三十日,出現了三個Eclipses,有月蝕,有日蝕,有重疊月圓,都是帶來重大改變的契機,而最後一個是關於人際關係和令我們更深入明白二元 (Duality)的一個Eclipse。 其實四、五月有很多美好的事情發生,記得某早上一醒來,一堆速遞在桌面,打開是叫我意想不到、嬌艷欲滴、深層前衛,卻又和諧共存的幾組顏色放在眼前,令人覺得活著真好,做我其實很好。那是Nars跟Pierre Hardy的crossover,我見到那蛋殼黃和粉紫的組合,就打電話給修甲師,當日下午即塗,但因為太多事要處理,所以今日才貼出來,加上早前Stella Tennant示範的Shocking Pink唇筆,都是這個春夏季叫我稍為興奮的美容產品。 Nars x Pierre Hardy Françoise Nars一向以專業化妝師為目標顧客,近年也投降開始轉戰較為平實的潔面霜、乳霜、爽膚水等人人能用的普及產品,但這不等於他放棄本身的專業性,例如去年底就出版了安地華荷的特別系列,而今年在五窮六絕的淡季,他跟同鄉巴黎鞋履設計師Pierre Hardy來了一個限量合作,Pierre Hardy 的鞋盒,十年如一日都是方形的,Hardy精心數組顏色組合配襯,讓Nars用在指甲油上,放在迷你鞋盒中,於是每一盒都是配對的顏色. 顏色都是絕配,例如蛋殼粉黃配淡紫,鮮橙對深紫,nude tan對暖金,實在一絕,每一組顏色,是左右腳,主題和名字都跟走路或跑步有關係,例如Easy Walking, Ethno Run但最有趣的,粉黃色+淡紫是Sharks。自問左右腳兩邊不同色,十八廿二就覺得好玩,幾十歲人太過老來嬌,像某天看到電視訪問某潮人,他還是穿著鴛鴦布鞋鴛鴦襪走出來,頭上又有鴛鴦顏色的鴨舌帽,十年前他這樣走出來是cute,現在則像對自己的一種parody,當然,這是我的投射:) Chanel Blue 另一邊廂Chanel的創作總監Peter Philips推出了他在Chanel的告別作,色彩蔚藍閃爍,令我驚喜的有藍色眼影筆,一劃眼睛就亮起來,沒有比這個更好的產品了。甲油方面也不遜色,用上海洋的諱莫如深,卻加了一層亮麗的閃面。Peter Philips已宣布離開Chanel,我以為一切已經完結了,卻原來還有最後兩個季度,這是尾二,從來藍色眼影都是考人的,因為我們沒有很深的眼窩,但這個閃影筆是Peter Philips一個很好的發明,之前我已經用過炭灰和閃黑色,只需畫一筆,用手指一拖,就散得開,而且看上去像專業化妝師的手勢,令業餘化妝人士也能化出非常高質素的眼顏色,這就是好用的化妝品和不好用的化妝品的分別,不是在櫃檯見到的顏色的高下,而是那種質地能否在最簡單的用法下,發揮它的最大光芒,像化了之後令樣子變漂亮了,眼大了,或像很pro的,而不是很難掌握或很容易融化的那種! 這個眼影筆,去年是銀色,今年是閃藍色,不化粧的日子出街也會加兩筆,上眼用藍色,下眼用Nars金色,上下各一筆,一分鐘就完事,一推開,只覺眼睛附近有光,不覺化咗粧。 The ultimate lavendar Stress Fix by Aveda Aveda送來紓緩壓力的Stress Fix系列,老實說,這種配方普通得不會引起太大的興趣,有機薰衣草、home spa概念都不是甚麼新事物,尤其薰衣草紓緩壓力這些字眼,已經被很多產品濫用,但本著過門也是客的精神,也得跟它打個招呼試用一下──好彩試了,這浴鹽是我用過的最好!在一星期之內用光一整罐!這就是證據它有多好,尤其已經進入歎冷氣的日子,又熱,而基於環保的原則下,我浸浴的水不會比沐浴的水多,所以浴缸不是放了很多水,也正好讓鹽的濃度提升,真的只泡五分鐘,已經覺得皮很滑骨很鬆,不願離開浴缸,我和兒子都分別非常享受這特種薰衣草的海鹽,浸在那裡,有天長地久的感覺。 至於同系列的有潤膚和精油,潤膚露還是不錯的,精油老實說,我覺得它不及Young Living 的St. Marie薰衣草了,但Young Living公司的運作/手法乞人憎,所以我不願意替他們宣傳。 O2 ZAP 過去十個月,我專注研究學習怎樣運用我們這個human design,發現很多真相跟我們由少到大被灌輸的概念幾乎是相反的,但那是一本書的題材!前天開始,我開始用O2 Zap,網購時我挑了最接近截單的日子,網店會告示還有xx分鐘就截單了,確保空運固體到港。橄欖油的好處,你應該略有所聞,但我們的細胞最需要的是氧氣,皮膚也由細胞組成,需要氧氣,但這個冷榨的Olive Paste(橄欖油的膏),帶有Time Release功能,即是說即使塗過夜,它會不斷輸送氧氣到細胞,我還在試驗階段,才40小時,但感覺不錯,而它的評價極高,不少人用它處理蚊叮蟲咬,皮膚各種痕癢見紅的跡象,不單單是一種美容產品,基本上50%的顧客用它來處理很多皮膚問題,多於美容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