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之美.《一代宗師》

上星期明明有戲票,一早就約好人看《一代宗師》,但動身前太忙,終於趕不及就離港了。回來第一時間跑去看最早的一場,十一時正戲院大堂正中坐滿了公公婆婆,戲才過了二十分鐘,我望著戲中一群群或個別或南方或北方的男人大特寫,心裡只有六個字,中國男人之美,嚴格來說,中國人的美態都在王家衛這部電影中給大特寫發揮得淋漓盡致,光亮、整齊、簇短的髮型不就是我爸、我爺、叔父輩理髮後的樣子。最近跟父執輩打交道多了,觀察到中國男人,尤其是南方,嚴格來說是廣東順德人,男人之間的情誼非常微妙,有其純真、叫我動容的一面;看大銀幕上一班男人東北、大南、佛山、香港的跑來跑去,多少也有這種觀感的投射。 一般傳媒記者看完了,忙不迭擇錄金句,例如「我在最好的時候遇上你是我的幸運」之類,又說戲都給章子怡搶去了,我卻不覺是這麼一回事,(論搶,演章子怡爸爸宮羽田的王慶祥最亮),我覺得王家衛真的是拍出一代宗師的味道,這個戲不是關於葉問的,而是關於一代宗師,誰是一代宗師?戲中各個高手在不同的階段都曾經是一代宗師,遲暮的、意氣風發的、温文爾雅的、滔光養晦的、驀然回首的,形形式式;綠葉非常精彩,從來以為只有杜琪峰的電影才愛將綠葉男演員拍得細緻,《一代宗師》連老粗也神氣活現,劊子手福星也是故事,看到久違了的劉洵(認識他是因為周星馳的《九品芝麻官》)和九十年代無數的港產片),當然還有盧海鵬及更多認得出但叫不出名字的面孔,連平常不怎樣的張智霖也給拍出翩翩氣質的中國美男子模樣來,張叔平的形象指導造詣仍是一絕,光是因為貪「靚」,不少人不介意角色大小,甚至是戲被剪掉,也要嚐嚐拍王家衛電影的滋味吧! 美不只是外在的,也是內在的,但更常見是氛圍的一種散發,所謂aura,中國人以謙謙君子為世所識,但近年卻被判以蝗蟲、曱甴之名,連香港人反內地同胞的情緒,這一兩年也非常高漲。電影寫一群男人的氣慨、氣節,不少對白言簡意賅,叫我從心裡感動出來,眼淚連連,就是張震那白玫瑰理髮廳,那一幀幀的黑白照,一群兄弟理著整齊的短髮,叫我記起小時候長輩家裡就有很多這樣的照片,那個時代的精神跟那個時代的氛圍叫我失神。 我認為所有成功的創作人,其實都是成功地創造一個世界或天地,一個跟我們平常為口奔馳完全不同節奏的世界,無論是書、電影電視、或畫作,顏色、光影也不同的世界,說話的方式也改變了,成功的作品是令我們願意留在那個世界,或一次又一次返回去。條條大道通羅馬,無論在哪一個圈子,到了某一種層次,自然也就觸及到生命或宇宙間的奧妙,對白來自章子怡:「世間任何相遇,都是久別重逢」,正正引證了靈魂的前世今生,我們這輩子見過的人,都是重逢,是再續前緣還是碰個面就分道揚鑣,就看緣份的積聚。 感動我的對白有:「拳分南北,國家也分南北嗎?」「我從沒掛招牌,因為武術是大同的」,這些都是能夠透徹到The Law of Oneness;愛面子、要復仇、要用心擺平所謂的公義,都是ego的舉動,但凡由小我(ego)引領衍生,必然痛苦。一代宗師英文名字叫The Grand Master, 2012年對我來說,就是個Step into Mastery的過程,電影提到習武有三個階段,一是先看見自己,然後看見天地,最後看見眾生,片中的章子怡說自己沒有時間了,看不見眾生,這是非常3D的看法;事實是你看見自己,可喜可賀,而當你看見天地,天地反照的自己,又多了一個層次,到當你看到眾生,每一個眾生反映出來的自己,都不是你當初見到的自己(和天地),而是更豐富更寬闊,也更立體,這就是我們在12月21號之後升上5D後,有更多層次和空間角度,開發在3D以上的世界:每一樣事情都是互動的,也是我們那96%所謂「垃圾DNA」的特性。有機會再說。 《一代宗師》拍出中國人之美,自從梁振英上台後,看本地新聞十分訥悶,盡是暴露人性的醜陋,而評論/言論水平更是每況愈下,罵人是很容易的,將所有責任推在他人身上也是很容易的,passing judgement就是很容易的,但做這些容易的事對自己一點好處都沒有。因為宇宙間只有兩條不變的法則,一就是先前提過的The Law of Oneness,另一條就是The Law of Karma,一切因果和The Law of Attraction都是在這條Law之下; Karma不是報應,Karma是平衡,當你judge了別人,也就等於邀請別人來judge你,每天罵三十字粗口罵梁振英,那怨氣和能量會兜一個圈加倍的回到你處,這就是我明白了這兩條宇宙法則之後,不再罵任何人。 消極的人口裡愛說醜陋的中國人、蝗蟲怎樣、國內同胞如何屙屎屙尿、炒貴樓價、搶奶粉搶到澳洲去,數盡丟架的幾萬樣東西,然後一句「香港完了!」嗟嘆一聲,然後明天繼續怨。但你有沒有想過,任何挑戰來到都是因為我們已經準備好再學習再成長?香港到了這個再成長、再學習的關口已經十五年,拖無可拖,繼續罵是將精力、時間都花了去無建設性的地方。亦有人提議返回獅子山下,樣樣都懷舊,像某周刊永遠都在開倉,回看香港黃金時代的影視人…走回頭路,你覺得會學到甚麼呢?我感謝王家衞及一眾演員、張叔平、Philippe Le Sourd、袁和平、梅林茂等,不用說教,只需拍出中國人的美態和謙謙風度,歸屬感就是這樣來了。梁朝偉不再年輕,慢鏡頭下,掌風將他較為鬆弛的面打出擺動,我看到的不是他皮鬆了,而是能在慢鏡下釋出這種優美,一定下了很多苦功,也將功夫的優美厲害曲線表達;而王慶祥、趙本山的眼袋眼肚就是練歷。被刪掉的有少少在trailer出現,我等看四小時的足本。 我們現今的社會不懂得欣賞成熟,一個「老」字概括了過時、不受歡迎、脫節、無用…,事實上,老練、老實、沉著有智慧,都是珍寶。南與北有方方面面的不同,但山河大地孕育出一種風骨,尤其是作為南方廣東人,最近接觸多了,認識多了,看這電影就有更深層次的共鳴或共振(reson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