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能樽仔

在這個十分忙碌的二、三月,我慶幸身邊有個「萬能樽仔」。甚麼是「萬能樽仔」? 就是這個小小的紅瓶…寫書最原始的慾望都是表達自己,但寫每一本書的intent都有少許不同,寫《時裝時刻》是想嚐嚐寫一本暢銷書的滋味,而寫《天空之鏡》是想寫一本能感動人和啟發他人的作品,看到不少讀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