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英文

早前寫過今年的工作有很多新挑戰,除了藝術裝置方面的嘗試,另一就是英文寫作。寫英文本來不是甚麼新東西,我寫英文寫了幾十年,記憶中自上學開始就寫英文,但窩囊的地方是寫了幾十年也不夠膽說自己的英文好,也不是一般人所說的沒有語境就會荒廢――這個當然有影響,但日常還是有很多機會用到英語,只不過這些機會都不是甚麼提升的機會或富啟發性的,跟菲傭說英語就是一個低層次的語境。兒子也愛說英語,也常常更正我的懶音,寫電郵也傾向用英語,因為快,習慣成自然。但是當別人來委托我做一件工作,用英語多少都還是一項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