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戴卓爾最接近的聯繫

昨晚(遲了上載,所以是一星期前)看BBC的戴卓爾夫人紀錄片,英國《衛報》批評只是將舊有的片段堆砌,並沒有深入的見解,但對於我等戴卓爾夫人粉絲來說已經很足夠(對我來説她是個360度stylish的人,由行事作風、談吐用字到衣著打扮),她的童年、牛津時代照在很多媒體都見到,但較罕見的是她分別在50、60、70年代當選前的訪問片段,有些還擁著一對子女接受訪問。Margaret不是經常都這麼硬朗的,她是逐漸成為了她自己。

這幾天閱讀了很多資訊,最令我覺得amazing的是上天的安排,或所謂Synchronicity。戴卓爾夫人在前任首相 Ted Heath的內閣,純粹是因為Ted Heath需要一位女性代表,兩人並不咬弦;而媒體問她可有競選黨魁或首相之意,她說「我是一個務實主義者,不可能的事無謂想太多」;事實上,她的同僚對她也並沒有太大的好感,因為他們都保守,正如梅麗史翠普所說的 ” To have come up, legitimately, through the ranks of the British political system, class-bound and gender-phobic as it was, in the time that she did and the way that she did, was a formidable achievement.”。她的勝出是在第二輪投票,黨員並沒有互相夾定,可是在第二輪投票中她竟是「意外」地勝出了。當然是有少部分的人看得起她,但並不是主流,我覺得這就是天意,我覺得。

她並沒有辜負她自己對這一人生所簽下的合同,energetically speaking。她如此搏命,是因為她不能忍受大英帝國的衰落、二次戰後的奄奄一息,她對歐洲並無好感,一邊合作一邊存疑,她覺得如果不是英國,大家早已在納粹的鐵鍊下生活,但既然英國有功,為甚麼生活這麼差!她的女兒說她Tunnel Vision,她的Tunnel Vision就是要將英國搞上去,回復美好時光,令英國子民感到驕傲。

戴卓爾的功過是很多人的爭論,而我因為八十年代緊跟英國流行和另類文化,那些歌曲、歌詞和電影,多少都教我認識到她,她後期意氣風發不停bully同僚,是negative ego的呈現,少了awareness,被權力沖昏了,但功大過過。我覺得英國(曾經)再痛苦也好,她的勇氣現在無人能及了,你看美國的三輪量寬、日本、中國全球不少地方的量寬,都是因為領袖沒有勇氣承擔改革的痛楚,沒有人願意承受千夫所指。戴卓爾夫人反國營化,維持小政府,放寬金融市場,雖然可能做成貧者越貧,富者越富的局面,但好過攬住一齊死,全國貧窮大躍進。

女性領袖總能夠從現實的角度,將實際的問題在細節上解決,滲入每一個骨節眼,不會空談理想。戰時大家需要理想志氣,像邱吉爾,和平時代大家需要實際。現在經濟越搞越禍,環境越搞越差,都是因為世界大部分的領袖都沒有這種氣魄,德國的Angela Merkel算是較接近這種水平的一位,德國在海嘯之後有復甦的徵象,不少措施都從實際出發,多年前她已鼓勵德國人多學英語和外語,放眼世界。

女性的直覺通常發展得較好,正如戴卓爾早就在哥爾巴喬夫任職外交部時看到他是可合作的伙伴,用行動去支持直覺是很Masterful的。但最好看還是她跟列根的惺惺相惜,紀錄片中有一段是她乘坐空軍一號到達美國,停機坪沒有共產國家那種列隊歡迎,列根只是單人匹馬駕著高爾夫球車在記者群前掉頭去迎接她,戴卓爾也沒有穿著臃腫的大衣,只是把大衣披在肩上,她準備伸出右手來握手,列根雙手熊抱她來個親吻,她非常受落,甘之如飴,不想用金童玉女形容,但兩個人就是Soul Mates,有共同的理念、共同的價值,然後發揮了共同的力量,改變了這個世界。兩人作風不同,但同樣奏效,也不去說甚麼魅力領袖,治大國如烹小鮮是列根的智慧,永不超時工作,一定放假,跟戴卓爾每天只睡四小時是強烈對比,風格各異,但看上去就是叫人看到一度光輝,人,是可以這樣做的。

紀錄片中也有港人懷念的彭定康事後評價,如果當日不是由黨員出賣她,而是讓她公開投票中落敗是否會較好呢?這種反省能力正好是我們現在的領導人所沒有的。沒有領導能力的領導人,用盡了一切旁門左道上了位又如何?梅麗史翠普說,她又不是殺人犯,卻要承受巨大的仇恨、羞辱、戲虐式的強烈反對意見,我覺得或多或少跟她的女性身分有關,當然也是因為生活迫人,我不在那個位置,不能代那些低下階層說話,每個人的現實都不一樣,這正正是做人有趣的地方。我覺得錯與對都好,風度是應該維持的;群眾在Brixton開派對寫The Bitch is Dead也就算了,但堂堂一個英國導演Ken Loach說陰毒話:「應該將她的葬禮私有化罷,用來拍賣,價低者得,賣給最賤價的那位競投得者,是她想會要的!」

我今年初認識了70年代跟戴卓爾上運氣、談吐課的Stewart Pearce,也跟他上了四節課,但已比70年代的進化,我學的是Soul Sound,如何找出自己的Soul Sound,用Soul Sound去清理氣場,快過meditation多倍,也令自己的氣(prana/qi/energy)較好;同一老師的運聲課,這是我跟戴卓爾最接近的聯繫。

related blog posts:
Margaret http://www.winifredlai.com/?p=1522
Meryl Streep.奧斯卡.etc